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一羽沉浮》一羽可翔 第八章:宴会陷阱 一羽沉浮大叔受

《一羽沉浮》一羽可翔 第八章:宴会陷阱 一羽沉浮大叔受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16:16:10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剑雨落痕 状态:已完结

剑雨落痕新书《一羽沉浮》由剑雨落痕所编写的玄幻环亚ag88手机登录|优惠风格的小说,主角慕容殷,磬隐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这一招真的是相当歹毒了,本来每根蜡烛外面都有屏障,但一个蜡烛吊灯少说也有几十根蜡烛,有一个有问题且没有屏障阻隔的蜡烛混入其中,任

>>>《一羽沉浮》在线阅读<<<

《一羽沉浮免费试读


这一招真的是相当歹毒了,本来每根蜡烛外面都有屏障,但一个蜡烛吊灯少说也有几十根蜡烛,有一个有问题且没有屏障阻隔的蜡烛混入其中,任是谁也不会发现的。

而正在吃饭的君玄璃还没有发现危机临身。

此时前面正在表演舞蹈,舞女们的水袖飞扬,正是遮蔽视线的好时机,慕容敬裘看准时机,出手了。

千钧一发之时——

君玄璃身上突然发出无形气墙,将蜡烛弹飞了......

这一幕谁也没有看到,除了惊讶的慕容敬裘。

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打下的蜡烛被弹飞,在这种地方,时机本来就是转瞬即逝,这次失败了,那他就绝无再试一次的可能,但他想不明白,像慕容敬珏那样的高手都没发现,他一直瞧不上的慕容灵曦怎么会发现呢?

慕容敬裘的惊讶,疑惑,愤怒都被君玄璃看在眼里,其实君玄璃并不知道蜡烛有问题,早在察觉酒里有东西时她就已经防备了,使用微弱的灵力感知,重点监视慕容灵意和慕容敬裘,想不到他们还真动手了。

君玄璃摸了摸头发,还好因为赶时间没有抹太多发油做发髻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君玄璃看了一眼慕容灵意,她正在吃饭,没有看任何人,刚才那一小截蜡烛落在她拖地的长裙上,君玄璃突然有了一个主意。

既然他们都出手了,礼尚往来一下,也该她了。

君玄璃在桌子底下动动手指,本来熄灭的蜡烛芯竟然又燃了起来,由于接触到了易燃的衣物,很快就点着了慕容灵意的裙摆。

大家身后都没有人,就看谁先发现了。

而慕容灵意正在优雅地吃着菜,闻了闻,觉得不对劲,就问旁边的侍女小玫:“小玫,你有没有闻到烧焦的味道?”

小玫仔细嗅了嗅,说道:“确实有一点,但不像饭菜的味道。”

小玫四处看了看,蓦然发现慕容灵意曳地的裙摆已经升起一小片火光!

“哎呀小姐!您的裙子着火了!”

“什么?我的裙子!”

慕容灵意回头一看,裙摆已经着了一片。她为了今天的宴会特别精心挑选的衣服,而且裙摆还有拖尾,上面绣着精美的花纹,如今这片漂亮的花纹已经燃烧了!

“快救火啊!”

慕容灵意一边尖叫一边拽起裙子企图扑灭大火,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吓到了。

“姐姐你先别动!”

慕容灵琦不停劝说,见慕容灵意已经慌了,她只好口念字决,接着手心升起一团水,慕容灵琦用力一打,水花便爆开,火是扑灭了,也把慕容灵意的衣服给湿了大片。

见火熄灭,慕容灵意这才松了口气,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翎夫人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突然起火?”

慕容敬裘抢先道:“是慕容灵曦!一定是她做的!”

君玄璃说道:“不要随便诬陷人好吗?我和三姐中间还隔着一个六妹妹,我怎么可能去点她的衣服,如果是使用灵力,你当其他人是傻子吗?会看不到?”

“大家也不会一直关注你,自然有疏忽的时候!”

慕容敬裘这么说,是因为他就是这么做的,君玄璃说道:“六妹妹的灵力也十分强大,就算别人不注意,她坐在我身边,我一举一动她都能看到,何况是使用灵力这种事,你何不问问六妹妹?”

竹夫人一听,期待地看着慕容灵琦:“琦儿你说,是不是慕容灵曦害的你姐姐?”

她希望慕容灵琦说“是”,毕竟那是她亲姐姐,怎么说也应该帮助亲姐姐吧,谁知道慕容灵琦只是一脸茫然:“我吗?我什么都不知道,也没有感受到灵力。”

慕容灵琦是真不知道,但她能猜到,十有八九是君玄璃做的,但她又不想落井下石,毕竟之前君玄璃说的很明白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她会这样做,一定是慕容灵意又做了什么。

这个姐姐真不让人省心啊。

慕容敬裘却不依不饶:“她没有做手脚,三姐姐的裙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着火呢?一定是你干的!”

君玄璃没有再说话,走到着火的地方,那里已经是黑乎乎的一片,地上还有慕容灵琦泼的水,君玄璃蹲下,抠起一点东西,拿到众人面前。

“你们看,这块融化的蜡烛上还沾着三姐姐的衣服碎片,所以也可能是蜡烛带着火花掉下来,点燃了裙子。”

“不可能,蜡烛都有灯罩!”

慕容敬裘说完,他头上的那一串吊灯很合适宜地发出“滋啦”的声响,接着落下几点火星。

君玄璃说道:“看吧,如果你坐在座位上,说不定也能被烧到呢。”

事情似乎就这样“真相大白”了。

慕容敬裘还想说什么,翎夫人说道:“好了,今天过年,又是是家宴,吵吵闹闹像什么话,出了这样的事也是管家的办事不利,罚他们一个月的银子,灵意吓坏了,大家也都回去吧,今天到此为止。”

翎夫人都发话了,众人也只好就此作罢。君玄璃带着侍女回去,而外面正在放着烟花,多彩绚丽,十分好看。

此时的君玄璃,突然想到府外面看看,反正,时间尚早。

看到君玄璃停下脚步,盈儿问:“小姐为何停下脚步?”

“这烟花很漂亮,我想多看一会。”

“这天寒地冻的,小姐还是不要长时间站在外面,免得生病了。”

“没事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听到吩咐,盈儿只好带其他侍女先走了,偌大的花园里只剩下君玄璃一人。

见四下无人,君玄璃来到墙边,不费吹灰之力就跳了出去。

这样复杂华丽的衣服,照理来说走到哪里都会引起注意,但此时是除夕夜,所有人都在家里团圆,大街上空无一人,君玄璃走在青石板路上,能看到的只有悬挂的红灯笼以及天上的烟花。

这样的人间景象,她很久都没看到了。

正在此时,君玄璃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在周围,而且非是一个人。

大过年的都不消停,还有这样的力量,绝对不是一般盗贼。到底是谁?又要做什么?

君玄璃小心翼翼地循着他们的气息,终于找到两道黑色的人影。

两个黑衣人的轻功看起来非常不错,落地悄无声息,君玄璃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们,却发现他们进了长盛府!

君玄璃很疑惑,看来这长盛府里有问题。为了不被人发现,君玄璃选择躲在被树木掩映的房顶,不仅视野好,也不容易被发现。

那两名黑衣人只去了一个地方,很快就走了,而且什么东西都没拿,君玄璃跟着他们,来到了城外的小树林。

树林内有一座比较破的小亭子,石桌上的蜡烛是这里唯一的光亮,而在亭子里,有一名身着玉色衣服,气质独特的男子。

君玄璃不认识他,但那气质她是再熟悉不过了,她很肯定,这是一个高手,比长盛府里那群杂七杂八的都厉害的高手。

这样为了保险起见,君玄璃就要收起她所有的气息,避免让对方发现。

“主人。”

两名黑衣人恭敬行礼。

“如何?”

“皇宫没有异常,而慕容殷也没有回到长盛府。”

“哦?长盛府没有任何异状吗?”

“没有,不过看到了清怀客和他的儿子慕容敬珏在商量事情,想来这里的事应该是他们在打理。”

“果然如此,他一定有更大的阴谋,他的伪装快要撑不住了。”

其中一个黑衣人问:“那主人,我们还要继续监视吗?”

“继续监视,他没有回家,长盛府里又这样平静,想来是不希望事情波及到他的家人,既然如此,我们就严加监视,必要时他的家人会是很有用的筹码。”

“是。”

两名黑衣人说完就消失了,男子熄灭了蜡烛,准备离开,君玄璃很想跟着他去看看,但万一他只是住旅店,只怕是徒劳无功,又因为她出来时间很久了,只怕盈儿她们会找她。思来想去,君玄璃还是打算回去。

待男子走了数丈之远后,君玄璃才运使轻功离开。

《一羽沉浮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剑雨落痕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容殷,磬隐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剑雨落痕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羽沉浮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容殷,磬隐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一羽沉浮

一羽沉浮

作者:剑雨落痕类型:玄幻环亚ag88手机登录|优惠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剑雨落痕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容殷,磬隐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剑雨落痕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羽沉浮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容殷,磬隐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